现在位置: 首页 > 狗狗新闻 > 文章
+0°
2017年04月30日 狗狗新闻 ⁄ 共 705字

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研究者针对最优人类投掷技术进行了研究,发现了不同条件下的最佳投掷技术。在发表在英国皇家学会公开科学的文章中,Madhusudhan Venkadesan 和 Lakshminarayanan Mahadevan描述了他们是如何结合物理与观测结果学习不同条件下的最佳技术。

阅读全文

+0°

匿名 (男)美国 今天,我头疼欲裂,于是给公司打电话说我偏头痛犯了,想休假。结果遭到了一顿奚落,无奈我只好硬撑着到了公司。直到后来我在工位上开始呕血,管理层才决定让我回家休息。 匿名 (男) 今天,我最近甩了的前男友带着一个穿得人模狗样的人来到我门前。前男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证据,“证明”他从来没有出轨。噢,你们一定想知道他带来的那个男人是干嘛的吧?是他的律师。他给了我法院的传票,要求我赔偿当时我甩前男友时摔碎的那些东西。

阅读全文
+0°
2017年04月30日 狗狗新闻 ⁄ 共 631字

在波士顿,春天意味着公共花园的天鹅船,整夜放WEEI电台的酒吧,和秀你一脸的野生火鸡。在过去几个月,这些禽类在整个城市赢得了昭著的臭名,常常堵住人行道,恐吓宠物和居民,基本上就是干各种没节操的事。 据 the Boston Globe 报道,情况已经糟糕到让麻省渔业与野生动物部门不得不向市民派发相关的解释和安全贴士。

阅读全文
+0°

一项美国西北大学的新研究称,与脑波的韵律同步的柔和的声音刺激,比如瀑布声,能极大巩固中老年人的深度睡眠,并提高回忆词句的能力。该研究已于3月8日发表在人类神经科学前沿上。 深度睡眠对于记忆巩固十分关键,但从中年开始,深度睡眠就会显著减少,科学家认为这导致了记忆力随年龄增大而减退。

阅读全文
+0°

在读过这本传记后,Frank Buckland成为了我最喜欢的疯癫自然学家:外科医生,动物学家,鱼类养殖的先驱者。他的成就来源于他孜孜不倦地寻求有关自然的知识,而这研究的动力则是来自于找到更好的食物来源来养活穷人的愿望。他从来没有取得过学术上的成就,去成为备受尊敬的专家,演讲家或者颇受欢迎的作家。

阅读全文
+0°

水下火山喷山会彻底改变数公里的水下景观。最近,研究人员发现加那利群岛海平面以下130米处的一座水下火山覆盖着一种毛茸茸的新型白色细菌。更诡异的是:火山温度一下跌,它似乎就开始于此滋生。特拉华大学的David Kirchman表示: 我打赌,岩石温度一降至100摄氏度以下,那些微生物就立刻出现了。 2011年,加那利群岛出现了一系列火山喷发现象。水下的Tagoro火山以新岩石将海底彻底覆盖了138天。2014年,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研究人员前往该区域进行调研。他们本以为那片水下区域依旧贫瘠,结果却发现火山被毛发状的白色微生物所覆盖——该微生物是研究人员前所未见的。

阅读全文
+0°
2017年04月29日 狗狗新闻 ⁄ 共 1060字

佛罗里达的一位化学教授发现了一种触发合成材料的光合作用的新方法,能将温室气体转换为洁净的空气,并同时产生能量。这一发现已发表在材料化学杂志A辑上。 这一过程有助于研发大大减少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温室气体量的相关技术,并同时以清洁的方式产生能量。 中佛罗里达大学(UCF)助理教授Fernando Uribe-Romo说道:“这是一项突破性工作。从科学观点看,制造出一种能吸收特定颜色光的材料十分困难,但从社会观点来看我们对能减少温室气体的技术的研发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阅读全文
+0°
2017年04月29日 狗狗新闻 ⁄ 共 910字

我放下手里的包,顺着灯光看过去,发现在灯光的中心站着剧院清洁工。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这里。他的手臂呈胜利的手势向外打开,颇具摇滚巨星的风范。这让我感觉他刚刚作出了非凡的表演,并且正在倾听四万名假想粉丝的欢呼。 他的这一舞台造型保持了一会儿,接着突然整个人都塌了下去,他的梦破碎了。他捡起了扫帚并静静地离开了舞台。

阅读全文
+0°
2017年04月29日 狗狗新闻 ⁄ 共 718字

一颗花生米: 今天我看发霉了受到一万点伤害FML 流沛: 为什么我安慰了那么多失恋的妹纸,也没人对我产生误会?fml! Dodo: 我是两个寝室共用一个卫生间的,就是可以直接从卫生间走到对面寝室那种。开学后1个月后我意识到如果我不动手怕是没人会打扫它了……于是我现在每两周的周末打扫一次,自掏腰包买节厕液等卫生用品……每次我干活儿的时候这几个就默默地看着我,什么都不说…

阅读全文
+0°
2017年04月29日 狗狗新闻 ⁄ 共 2566字

贝叶斯定理解释 Thomas Bayes的观点十分简单。一个假设为真的可能性取决于两个标准: 1. 基于当前知识,有多合理(先验); 2. 与现有证据的符合程度。 然而,在他死后100年里,大部分科学家仍旧只根据新证据评估自己的假说。这是传统的假设-检验(或频率学派)的方法,在科学课上我们也是这么被教的。

阅读全文
×